从戏剧教育的创造力培养到中国落地挑战

从戏剧教育的创造力培养到中国落地挑战

我在上篇《重在过程的戏剧教育:使孩子成为自己》中提到,戏剧教育发掘独特个性,激发勇气和自信,提升解决问题的能力。我还将在本篇中展开戏剧教育如何通过多种形式激发创造力,增强社交合作能力。尽管益处多,它在中国的落地仍遇到了多方挑战。

多种形式激发创造力

音乐剧、即兴戏剧是创意戏剧的典范,它们提升创造力的方式在相似中有所不同:音乐剧有准备好的剧本和台词,并为孩子的表达与创造提供前置工具;即兴戏剧没有剧本,捕捉现场状态,即兴发挥,对演员的心理成熟度要求更高。

音乐剧在结构性较强的环境里激发创造力。老师会先给学生一系列歌唱、舞蹈、表演的工作坊,练习如何表达自己。学生不需要练到完美才开始表演,哪怕还不会读乐谱,照样可以享受地跟着钢琴哼唱。学生还会通过一些简单的音乐剧“工具”和“词汇”,学习如何用好身体的各个部分--躯干、头、肩膀、手、腿等;可以高高跳起,站得笔直,伏在地上……学生用身体探索空间,展现不同的人物个性:舒展的、张扬的,缩紧的、小心翼翼的……

既然剧本和台词都是固定的,学生要如何发挥创造力呢?Broadway Academy音乐剧夏令营的Ava Chou答道: “整个过程允许学生不同的理解和呈现。比如在舞蹈的选择上,传统或现代风格展现出的张力也不同。他们可以运用音乐剧工具和词汇,表达出不同风格的对白、人物关系、大环境等。我们也着重引导孩子们相互支持,戏剧表演的创造力是团队合作的结果。”

无论音乐剧还是即兴戏剧,创意戏剧的共性是“活在当下”的觉知。 Ava Chou说“ 戏剧教育训练的不只是技能,还有意识,是个打开心灵和思维的过程。你需要全身心感受这个角色,用身体、声音表达内心真正的渴望,敢于尝试跳出盒子的创意。” 杜克大学即兴戏剧教授Jaybird O’Berski说,“大部分人不是活在过去,就是在遐想尚未发生的事,而戏剧创作要求我们活在当下,给眼前的人和事物100%的注意力。”

即兴戏剧的表达方式高度自由,相较于面向中小学生的音乐剧,更适合大学生、成年人。即兴戏剧没有剧本,演员在第一时间捕捉现场状态、情绪变化,临场创作。这与高等教育、职业化训练中强调的理性思维大不相同,鼓励人敏锐捕捉灵光一现的点子,激发创造力。

即兴戏剧有个出名的原则“yes, and”,无论搭档说了什么,都需要接受,然后把台词、动作接下去。例如,场景为“公园里,儿时的挚友阔别十年后重逢”。演员A可能灵光乍现,突然手指演员B指责道:“好兄弟,当年是你背叛了我!” 此时,哪怕演员B之前还酝酿着久别重逢的拥抱,此时也要快速应变,接着A的话即兴创作。演员B有可能冷漠地拉下脸,“那是一单几百万的订单,我不能拱手让人”;他也有可能嬉皮笑脸地挠挠头,“谁让你偷吃了我的花生酱,没想到你爸揍你下手那么重”。每个演员遵循的原则是首先肯定搭档的创意,通过“say yes”对剧情达成共识,然后发挥自己的创意,把剧情推往全新的方向。一旦有演员对搭档的创意加以否认、批判,剧情共创便不再成立,表演也难以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