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文:黄伟益

当这篇专栏文章刊出时,国内穆斯林正开始庆祝开斋节。根据惯例,当局于6月3日在全国29个地点观月,然后通过掌玺大臣宣布订6月5日为开斋节。

因此,实际的开斋节可能跟日历上所订的有出入,但是鉴于今年农历四月只有29天,而6月5日已是农历5月初三,而初一要观月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了。

若以中国的历法作参考,我们就不难理解今年的开斋节肯定会落在6月5日,而不是6月6日了。

- Advertisement -

斋戒月对国内乃至全球穆斯林而言,肯定是非常圣洁之月份。但是,在这个圣洁之月份,国内却传出太多太多让人开心不了的事情,有些甚至荒诞之极,在在反映了宗教极端化之趋势。

若要评选最不能接受之事,我首选人民公正党新山区国会议员陈克玛到锡克庙开斋,搞到龙颜大怒并指非穆斯林有机会向穆斯林宣教一事。

其次,我会投选吉兰丹州政府原订在斋戒月斯间,每晚8时30分至10时必须停止营业所分颁布的规定。由于面对民间极大反弹,州政府最终收回指令,改以建议让业者决定配合与否。

至于第3项,我会针对首相马哈迪建议我国仿效一些国家,配合斋戒月调整作息时间,即白天睡觉,夜晚工作。幸好,这项建议始终只是一项建议,未付诸于行,否则将引起更多不便。

作为马来西亚公民,我们从小即被教育要尊重其他种族或宗教的文化或生活习俗之差异,而政府亦不断鼓励各族及宗教互相交融,我们也会尽量在斋戒月期间不在穆斯林眼前直接进食。

在大学期间,我们甚至有非穆斯林同学,也会选择在斋戒月期间,跟穆斯林一起斋戒,从而体验斋戒之真实意义及感受。

虽然我还未曾跟穆斯林一起斋戒,但是过去这一个月内,我依然有机会跟穆斯林一起开斋,这也是非常难得之事。

过去担任国州议员期间,我有更多机会跟穆斯林开斋,包括派发礼品给清真寺,或是派发什锦粥给穆斯林,这些都不曾引起任何问题。

唯一我会选择不碰的,就是用伊斯兰义捐(Zakat,或称为天课)所派发的礼品。由于伊斯兰有谨守拜功,完纳天课,让富人有责任帮助穷人,我们通常会交由穆斯林把这些礼品派发出去。

- Advertisement -

当然,有一些初为议员的非穆斯林,由于不了解这个规矩而亲自移交这类礼品予穆斯林,进而闹到满城风雨,让巫统及伊斯兰党领袖借机炮轰希望联盟,这是非常不幸之事。

若我们能在这个圣洁之月份,把政治的分歧暂时搁置在一旁,不挑事端,包括统治者若能够以开放态度来看待各族共同参与开斋一事,我国的种族关系及宗教和谐肯定会更加融洽。

这就是新马来西亚最重要的考验,也是各族及宗教之间必须共同努力的大方向。唯有这样,即使有巫伊结盟,也不会动摇国本,更不会影响我们对新马来西亚的所怀抱之希望及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