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国和韩国必须停止支持煤电

日本、中国和韩国必须停止支持煤电

如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文再寅要求政府停止向煤电提供支持,转而迅速发展更加清洁和成本更低的可再生能源,将会对化石燃料发展造成巨大冲击——化石燃料是引发全球迫在眉睫的气候灾难的主要原因。

2008年至2016年间,日本、中国和韩国累计输出的燃煤发电产能超过130吉瓦,相当于法国全国的发电产能。三国还将继续向快速发展的东南亚经济体出口高污染煤电技术,利用自身的经济实力将迅速贬值的设备销往上述经济体。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警告称,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规定的安全升温控制目标,在2050年全球完全淘汰煤电之前,今后10年全球燃煤电站的数量必须削减三分之二(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须完全淘汰煤电的基础上)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认识到新建煤电产能已无发展空间,他将于今年9月召集全球领导人举行气候行动峰会,推动全球在巴黎协定下实现更大减排。近期,古特雷斯秘书长呼吁所有国家在2020年前停止新建燃煤电站。

如果今年9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东亚三国能够达成三方协议,就将创造历史,为实现更加安全的气候未来开辟道路。

近年来,全球在建燃煤电站数量大幅下降。去年,燃煤电站的关停数量超过了获批新建数量——这种情况或许是19世纪以来首次出现。

6月12日,挪威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从八家煤炭企业撤资60亿美元,以释放空间向可再生能源增资200亿美元。

近期,100多家金融机构决定从全球各地的煤电项目撤资,并不断加快撤资速度。目前,几乎所有在建的燃煤电站都依赖于公共融资,日本、中国、韩国几乎完全如此。

推动融资向清洁能源转移——利用公共融资为公共造福——将改变这一现状。

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称,中国为全球超过50%以上的在建燃煤电站提供融资。

中国的能源发展新计划很快将决定数以百计新建燃煤电站的命运。不过,中国已有40%的燃煤电站处于亏损状态,如果中国能够按照巴黎协定的要求完全淘汰煤电,最多可节约资金4000亿美元。

中国已经出现积极迹象。2015年底,中国原计划新建515吉瓦燃煤发电产能,相当于新建数百座燃煤电站。随后,新建煤电产能被削减了86%。最近,中国国家能源局取消了对新建燃煤电站的禁令,习近平主席可以责令能源局改变政策,推动各省停止审批新建燃煤电站——中国任何地区的民众都不希望呼吸有害的空气。

最近,日本宣布了巴黎协定下的长期战略,包括在2050年后迅速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3月宣布,反对新建任何燃煤电站。日本经产省更具影响力,通常具有决定权。

但最终还是安倍首相办公室说了算。在今年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安倍在演讲中呼吁通过“变革”和“创新”应对气候变化。

也许这一呼吁已被日本的金融机构所关注。日本从煤电领域撤资的速度令人惊讶。除中国之外,规模最大的全球性银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正对新建燃煤电站停止融资,并承诺将带领日本银行业撤离煤电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