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印太海洋秩序观

美国的印太海洋秩序观

任何国际秩序都包括实力与原则两方面,秩序的维护因此包括武力与规范两种渠道。海洋秩序也不例外,理解美国的印太海洋秩序观也要从实力与原则两方面入手。

美国的安全战略,从其建国起,就是一种海洋和海权战略。美国所在的北美大陆可被视作一个巨型海岛,具备实施海权战略的天然禀赋。美国通往大西洋或太平洋的通道畅通,没有任何天然障碍;借巴拿马运河,美国海军可轻易在东西两海岸换防;北美大陆当然还有加拿大和墨西哥两个邻国,但它们均不构成安全威胁,美国可放心投入海军力量,而其陆军和其他军种的使命则在于配合或联合海军进行跨海远征。

从历史上看,大西洋和太平洋一直都是美国的两大核心战略区域。一直到20世纪,大西洋和地中海对美国的总体重要性要超过太平洋。但是,到了21世纪,特别是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之后,美国战略界对这两大区域的相对重要性的判断发生了变化。2019年6月,特朗普政府发布《印太战略报告》,首次确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为美军的“优先战区”。印太是一片极为广阔的海洋区域,因此印太战略在根本上是一种海洋战略。

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战略。“印太”这个概念是特朗普政府首次使用,但其印太战略与前任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海洋战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对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既有继承也有创新,可从原则和手段两方面分析这种继承与创新。

奥巴马政府于2015年发布的《亚太海洋安全战略》,可被视作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报告》的先声。这篇报告将“亚太”地区限定为“从印度洋经过南海和东海通往太平洋”的区域,实际上就是特朗普政府所说的“印太”,只不过当时奥巴马政府还未使用“印太”这个概念。

奥巴马的《亚太海洋安全战略》提出美国的亚太海洋战略有三大目标:维护海洋自由,威慑冲突与胁迫,以及促进对国际法与国际标准的遵守。其中,海洋自由和国际法都涉及国际秩序的原则,奥巴马政府特别强调《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约束力。实现这些目标的手段有四大方向:加强美军力量,帮助盟友和伙伴国进行海上力量建设,通过军事外交降低风险并提高透明度,以及建设一个开放和有效的地区安全架构。

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报告》更为强调原则,即所谓的“自由和开放”: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和平解决争端;基于开放性投资、透明性协议和相互连通基础之上的自由、公平、互惠贸易;遵守包括航行自由在内的国际规则与规范。“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是特朗普政府发明的战略概念。

在目标上,《印太战略报告》提出印太战略应支持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初发布的《国家防卫战略》提出的四大目标:保卫美国本土,维持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确保关键地区有利于美国的实力平衡,以及推进一个最有利于美国安全与繁荣的国际秩序。在这个四个目标中,在印太地区,最重要的是维持美国的军事优势和有利于美国的实力平衡。《印太战略报告》认为,美军相对于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优势正在丧失,其“威慑侵略与胁迫行为”的能力正在下降。与奥巴马的《亚太海洋安全战略》报告相比,《印太战略报告》更为强调实力因素,部分上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外交思维的一个出发点是所谓“以实力促和平”的共和党外交传统。